癌症患者说我不怕死我怕痛,很多因疼痛放弃治疗,如何止痛才有效
日期:2019-11-07 16:45:46  来源:网络

70-80%的晚期癌症患者会有不同程度的疼痛症状。疼痛使人无法吃饭、睡觉、骨折、抑郁,长期疼痛是对病人及其家人的一种折磨。除了身体疼痛,疼痛还覆盖了他们的整个精神视野,许多患者患有精神抑郁症和焦虑症。癌痛是一个普遍的世界性问题。据统计,世界上每天至少有500万癌症患者遭受疼痛,而中国每天有100多万癌症患者遭受疼痛,其中50%为中度至重度疼痛。

癌症患者说,“我不怕死,但我害怕疼痛”。听到这些,他们既痛苦又无助。癌症疼痛通常比癌症导致的死亡更可怕。死亡只是一瞬间,但痛苦是无尽的。癌症疼痛从生理、心理、精神和社会方面扰乱和破坏患者的生活质量。癌症疼痛经常导致病人失去希望。一些病人失去了信心,因为疼痛无法得到令人满意的控制,因此放弃了治愈癌症的机会。

癌症疼痛真的没有解决办法吗?癌症疼痛真的无法治愈吗?

在上个世纪,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提出了到2000年“让癌症患者无痛”的目标。现在将近20年过去了,这个目标还没有在很大程度上实现。许多病人的疼痛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有许多原因。一些医院不重视癌症疼痛,治疗也不规范。一些病人及其家人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误解,认为麻醉药品是毒品,如果使用太多,他们就会上瘾。或者他们认为在开始时会使用强效麻醉药品,而在以后阶段将不会有药物。幸运的是,在过去的十年里,癌症疼痛治疗越来越受到重视。在国家一级,要求二级以上医院设立癌痛病房,对癌痛患者进行标准化治疗。国内外临床实践证明,90%以上的癌痛患者如果严格按照标准化癌痛治疗原则进行治疗,可以缓解疼痛,提高生活质量。治疗原则包括首选口服、三步给药、及时给药、个体化给药和注意用药细节。在使用阿片类药物之前,医生将根据特定疼痛评分滴定药物,并选择合适的起始剂量。

常用的三步镇痛药物为一步非甾体类镇痛药,包括扑热息痛、双氯芬酸钠、布洛芬、沙丁胺醇等。两步弱阿片类药物,如可待因、美托洛尔、曲马多等。弱阿片类药物会有上限效应,即药物达到一定剂量后,增加剂量不会增加镇痛效果。重度疼痛推荐使用三步强阿片类药物,如吗啡缓释片、羟考酮、芬太尼贴剂等。所有这些药物都非常清楚,关键是它们必须在医生的指导下以标准化的方式使用,并根据疼痛的强度添加。目前,对于癌症的止痛治疗,建议弱化两步用药,即对于一步用药止痛效果不理想的患者,可以直接跳到第三步,以尽可能减轻患者的痛苦。此外,还有一些镇痛辅助药物,包括用于神经性疼痛的加巴喷丁和普瑞巴林,也可以使用一些镇静药物和抗抑郁药。对于疼痛,如果药物控制不好,可选择射频消融治疗神经损伤,或介入神经阻滞、介入放置中央皮下镇痛泵等。简而言之,有许多方法可以减轻疼痛,所以我们必须选择正确的方法。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家庭成员,我们应该理解三点:1 .杜冷丁镇痛作用弱,具有神经毒性,不用于癌症疼痛。2.对于癌症患者来说,麻醉药品被用来减轻身体疼痛而不会上瘾。3.吗啡等强效镇痛药没有最大剂量,可以根据患者的情况逐步添加。没有必要担心药物在后期无法获得。



广西快3 安徽快三投注 立即博国际 湖北快3 山东群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