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东京 中国体操如何破题——2019体操世锦赛综述
日期:2019-12-06 09:33:25  来源:网络

新华社德国斯图加特10月14日电(记者刘闲)-“零金”奖牌榜已经完成,在奖牌榜上排名第八。中国体操队耻辱地离开了斯图加特的世界锦标赛。最近几天,场上大大小小的失误让体操队上下沮丧。在东京奥运会前的一次大测试中,中国队没有给出合格的答案,这让许多体操爱好者担心奥运会的未来。

如何解决由错误引起的问题

中国队的“厄运”始于资格赛。男子队“第一兄弟”肖若登在鞍马比赛中丢掉了他的装备,导致去年世界锦标赛鞍马冠军错过了斯图加特的个人决赛。同样失去这匹马的是孙伟,他在许多男子资格赛中领先。

邹靖远和萧如腾很相似。这位两届世界双杠冠军被认为是该队最杰出的个人选手,他也在他的长双杠上犯了前所未有的错误,错过了决赛。由于资格赛的失误,两位卫冕冠军失去了争夺金牌的资格,但都进入了决赛,在决赛中对方表现出色:肖若棠不得不在双杠上比赛,邹靖远不得不在鞍马上刷难度。这种错位就像最好的钢,没有机会用在刀刃上。

对肖若棠、邹靖远和孙伟来说,他们在资格赛中的失误极其罕见,甚至出人意料。

男子团体决赛中,卫冕冠军中国一路高质量地完成了动作,但在最后的单杠比赛中,第一个上场的孙伟在做直体Teka时犯了一个“失手”的错误,随后上场的俄罗斯选手主动降低难度,保持稳定。中国为赢得银牌而遗憾。

在女子团体决赛中,在去年世界锦标赛上获得铜牌的中国仅获得第四名,没有获得奖牌。该队的“一姐”刘婷婷在高低杠和平衡木比赛中犯了一系列错误,并三次掉了设备。这种接近“过时”的表现直接导致原本可以参加个人全能决赛的刘婷婷,被首次参加世界锦标赛的少年唐·钱景取代。

在男子全能决赛中,肖若棠在单杠比赛的最后一轮为金牌增加了难度。结果,他在完成三连冠技术系列的过程中错过了酒吧和奖牌。在单杠决赛中,近日在各项赛事中发挥稳定作用的林潘超也犯了错误,未能完成设定的难度动作,排名第六。

无论教练还是运动员,“稳定性”和“成功率”在赛后接受采访时都会成为高频词。国家体育总局体操管理中心主任苗忠在赛后总结道:“我们最大的问题是现场表演的稳定性。过去,我们的胜利将基于对手的错误。在这次世界锦标赛中,我们的对手俄罗斯,男子团体,双杠和双杠都没有犯错,六个人都稳稳地落地了。当对手接近完美时,我们犯的任何错误都是致命的。”

“以去年世界锦标赛男子团体决赛为例。我们犯了错误,我们的对手犯了更大的错误。我们以0.049分的微弱优势赢得了冠军,而体操中最小的扣分单位是0.1分。”苗钟毅说,“刘婷婷是去年世界锦标赛平衡木冠军。那时,拜尔斯犯了一个错误。拜尔斯带着极其艰难的举动回来时,我们无能为力。”

“错误、受伤、健康等。不是我们失败的借口。我们必须意识到与对手的差距,即使我们在现场表现不好,也是一个能力问题。我们必须在培训中找到根本原因和解决方案。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加强体育锻炼。俄罗斯减少失误的重要保证是他们强大的体能,这是确保稳定的基本因素。”

困难仍然没有起来,这是一个问题。

男子全能决赛中,肖若棠在单杠比赛的最后一轮为金牌增加了难度,但失败了。相反,他失去了原本有机会保留的银牌,最终获得第四名。这个选择在体操迷中有争议。这时是为了保护白银,还是为了黄金?

肖若棠赛后表示,这是他赛前计划的计划。如果在最后一轮还有一些得分,他会让比赛变得更加困难。获得冠军和亚军的萧如腾并不十分重视银牌,而是选择在挑战对手的同时挑战自己。

在肖若棠看来,他的全面失败不能全部归因于单杠更难的失败。他有机会不冒这个险。环上落后太多的点是根本原因。除了单杠错误,他的吊环得分是所有项目中最低的。

苗钟毅被肖的选择感动了。“他的选择不能简单地被视为失去一枚奖牌。他给我发了微信,说因为他的“自私”选择,结果被打折扣,他非常自责。但是他挑战和承受的勇气比奖牌更重要。在去年世界锦标赛的鞍马决赛中,他也临时决定增加难度,最终获得金牌。这一次邹靖远也选择了鞍马决赛的难度,这不是他的主要项目,他获得了第四名

对体操运动员来说,无法达到难度水平总是一个平衡的问题。肖若棠不敢给吊环增加太多难度的原因与他的肩伤有关。如果训练的难度太快,也很容易掩盖运动员受伤的隐患。此外,增加难度后,稳定性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邹靖远在鞍马决赛中将难度提高到6.3。他觉得困难不能再增加了。前三名有近7个难点。增加更多的困难并用力推动它们是不现实的。林潘超在单杠决赛后说,他会给鞍马和吊环增加一些难度,为球队赢得更多的分数。然而,在双杠、自由体操、跳马和单杠上不会有更多的困难。离东京奥运会时间不多了,所以得分和稳定性更重要。

“零黄金”的终结并非没有价值。

三枚银牌和两枚铜牌的成绩,一方面揭示了中国“零金牌”的惨淡记录。另一方面,与去年世界锦标赛的4枚金牌、1枚银牌和1枚铜牌相比,中国队只丢了一枚奖牌,这表明中国的基本体操实力仍然存在,不是灾难性的下降,也不是彻底的失败。

肖若棠在自由体操中获得第三名,这是继邹凯之后多年来中国男运动员在自由体操单项中少有的好成绩。在资格赛双杠上犯了错误的邹靖远,在男子团体决赛中打出了一套完美的动作,征服了裁判,获得了16分以上的双杠最高分。

2003年出生在女子队的三名年轻队员展示了中国队在东京奥运会上的新希望。代替刘婷婷参加个人全能比赛的唐·钱景,第一次在世界锦标赛上获得第二名,平了中国女运动员历史上最好的全能排名,让人们眼前一亮。李时嘉是第一个出现在平衡木决赛中的人,她克服了紧张情绪,承受了获得第三名的压力。齐琦在资格赛中以第八名进入女子跳马决赛,并在决赛中获得第五名。

刘婷婷在女子决赛中“惨败”,这一点不能完全否认。在女子资格赛的第一场比赛中,她名列第二,是队里最好的运动员。她也入围高低杠和平衡木决赛。也许她在这场比赛中最大的收获是如何面对挫折。

从个人决赛来看,她克服了巨大的技术和心理障碍,短期内调整自己的状态并不容易。她在高低杠决赛中选择了与她在团体赛中犯错误并成功完成时相同的动作。在平衡木上,她在团体比赛中没有犯同样的错误,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身体,在拜尔斯近乎完美的表现的压力下获得了银牌。

苗钟毅认为,在当今国际体操整体水平有很大提高的环境下,中国队仍然是一支实力不可低估的力量。“美国女队和俄罗斯男队仍然是最大的竞争对手。日本将主办奥运会,其实力不可低估。英国的单杠、鞍马、土耳其吊环和菲律宾男子自由体操都向我们展示了各种新贵的实力。现在找出问题还不算太晚。我们应该从这场“雷雨”中吸取教训,尽力而为。我们相信东京会有转机!"

作者:刘茜

声明:转载本文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源标签有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使用所有权证书联系我们的网站。我们将及时纠正和删除它们。谢谢你。



中国竞彩网 香港六合下注 manbet